华文

流水账写手

【长得俊】Begin Again(下)

HE

(上)戳这里

 

3.

在录音棚的工作开展得很顺利,没过多久林彦俊就把demo发给了唱片公司,投递工作结束以后,他在冬至的那一天,约了尤长靖在城市阳台。

 

“作品有回音吗?”是尤长靖先开的口

 

“没有,看来我要等待整个冬天了。”

 

“没事的,新人出来总要经历一下无名期的。”

 

“恩,尤长靖,我觉得我喜欢你。”

 

“你觉得?”尤长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先抓着这三个字打趣一下。

 

“尤长靖,我喜欢你。”林彦俊不给尤长靖任何打马虎眼的机会。

 

“是哦,今天是一年里最冷的一天诶。”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悄悄地把手放进了他羽绒衣的口袋里,牵住了对方的手。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作品没有收到任何回音,林彦俊度过了一个籍籍无名的冬天,放寒假的时候他也没有回家,他爸爸并不支持他学音乐,而是希望他能学一门技术,他不想在没有拿出成绩的时候回家,所以一整个寒假他都在尤长靖的出租房里度过。虽然日子不怎么滋润,但是两个人也都挺开心的。尤长靖也经常性的给林彦俊的写歌提出一些小小的建议。

 

冬天过去了,随着春天一起到来的是生命的希望和林彦俊的未来。

 

一个大晚上,林彦俊突然叫起了正在睡觉的尤长靖,“尤长靖!demo有公司要了!还问我有没有别的!”

 

尤长靖根本顾不上还在混沌的脑子,身体就已经激动地给了林彦俊一个拥抱。

 

林彦俊的三首原创都被香蕉唱片拿下了,两首是给当红歌星唱的,另一首《等待整个冬天》被林彦俊留下来自己唱了。但是当事情发生地格外顺利的时候,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岔子。林彦俊和香蕉签约了,他凭借帅气的外表,虽然作为创作人出道的依然走出了偶像的排场,公司也深谙此道,给他冠上了好看的皮囊与有趣的灵魂为一体的名头,要求他先暂时准备自己的专辑。

 

公司给安排了房子,不算特别大,但是有一个小小的独立工作室,有些录音设备,他想叫尤长靖来一起住的,但是对方婉拒了,理由是“你现在也是一个小名人了,凡事都注意一点的好。”

 

林彦俊也开始了无穷尽的创作,古人有句话真的没说错“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平时一个片段一个片段拼起来都还是不错的作品,现在要系统地写就像是真的遇到了瓶颈。

人都是需要一个发泄口的,他没办法找生活的茬,就只好去找尤长靖的了。

 

8:你为什么最近都不主动找我

 

小鸟胃:你在忙着写歌我想说不要打扰你比较好

 

林彦俊不知道要回复什么,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这样看上去好像很贴心但他一点也不喜欢却还找不到理的做法,他总不能说他喜欢自己写歌被打扰吧。

 

两人之间的沉默像是下雨时候的低洼处的雨水,越积越多。而不论在一段什么关系中,沉默出现的时候,往往是两个人思考的时候,思考清楚了,这段感情可能更加升华,然而多数情况下,大家都没能够想清楚。

 

尤长靖想的是自己只是一个来这边修金融的学生,现在林彦俊出名了,而他是林彦俊的爱人,是一个男生,所以他想的就是尽可能的小心为好。他一边提心吊胆想着把这段关系藏好,另一面又看着林彦俊和女歌手合作又想要昭告天下他们的关系。这可惜这两个都是错误的做法,在错误的做法里纠结,根本没有出路。

 

林彦俊想的却是尤长靖没那么爱自己,毕竟他们认识才一年都不到,当初自己告白的时候尤长靖只是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他没有用言语回应,他没有让林彦俊感受到百分百的投入,没让林彦俊有安全感。

 

但其实两个人都错了。

 

尤长靖不擅长用言语表达,也许是因为他中文并不好,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行动永远都超过语言。他会给在林彦俊没有灵感的时候轻轻地抚摸他的背,会让林彦俊在沙发上枕着自己的大腿,会帮他盖被子,会给他做饭,这每一点都是他表达爱的方式,即使不说,但他心里早已经把林彦俊当做是终身的伴侣了。

 

而那边林彦俊也一样,他和尤长靖真的很合适,生活上能给他照看,音乐上也能带给他灵感,他真的很喜欢尤长靖,从小到大他都没觉得自己有特别喜欢除了音乐以外的什么东西,只是看到尤长靖的时候,他觉得这是能够和自己的梦想匹敌的人。

 

林彦俊在一个晚上终于忍不住了,气冲冲地跑来尤长靖家一直敲门,尤长靖睡眼惺忪地打开门,还没做好准备,林彦俊就一把冲进来关上门然后反手把尤长靖压在门上,开始肆意的讨要一个吻。

 

等到尤长靖开始有意识了以后,他开始反抗,“林彦俊,你怎么了。”他边说边轻轻推开林彦俊。

 

“你都不说爱我。”

 

尤长靖觉得这句话莫名其妙,他还没想要怎么回答,林彦俊就又开口了,“分手吗。”

 

“好。”

 

林彦俊真的觉得自己怂爆了,大家说分手都说分手吧,自己还是个问句,还要说分手吗,好像在给对方一个机会要他开口说什么,只是对面答应的太爽快了。只给了自己一个看不出情感的“好”字。当天他回到家里,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纸的歌词,果然失恋是最好的老师。

 

尤长靖是觉得自己委屈的,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做错的地方,所以和所有在恋爱中固执又傲娇的傻瓜一样,哪怕内心叫嚣着让他挽留一下林彦俊,他也只是云淡风轻地点点头。

 

4.

 

故事结束地太突然,让陆定昊也猝不及防。

 

“林彦俊这个大坏人,自己有了点名气就始乱终弃,我们不管他,天涯何处无芳草。”陆定昊安慰完了尤长靖,费力地把他驮到床上,然后看了一眼客厅地上的啤酒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不过尤长靖也不是一般人,爱情的伤是一回事,出现在学校里的时候他还是一样活蹦乱跳的。该研究就研究,该报告就报告,跟着导师忙忙碌碌,看见同学也嘻嘻哈哈,只有陆定昊一个人知道他偶尔还是会在晚上疯疯癫癫地哑声说“我好想他”。

 

另一边林彦俊因为写出了不少苦情歌,已经成为了当红的唱作人,已经成为了电视机上常出现的人物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在自作自受,为了能写出真情实感的歌,他不得不想起和尤长靖这一段的故事,但他真的不想去想,不想在脑海里看见尤长靖,他有好几次写歌写地快要崩溃,仿佛脑海里的尤长靖就要这样蹦出来了,自己却没办法伸手抓住他。每当这时,他就会一个人埋在被子里,抱着枕头大哭,这很不像是林彦俊会做的事,但他确实只能这样排遣孤独。

 

所有人都说时间是治愈伤痛的良药,事实也确实如此。只不过它并不是让伤口愈合,而是悄悄地往伤口上盖住了些纱布,让外人看不见,让自己也不自知。就像现在尤长靖看见在电视机上的林彦俊时,已经能轻描淡写地说一句,“他现在过得好像不错。”甚至能像怀念老友那样坦荡地说一句,“有点想他。”

 

只不过,林彦俊真人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就知道自欺欺人是徒劳无功。这天刚好是他研究生毕业后回来告别老师的日子,拿好了档案以后向校门口走过去,怔怔地对上了林彦俊望向自己的目光。

 

尤长靖挂上熟悉的甜笑朝他走来,那一瞬间,林彦俊感觉自己仿佛在梦里,他不自觉地也露出酒窝,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好久不见,林彦俊。”尤长靖礼貌地打招呼,“来参加校庆的吗?”,然后他装模作样地晃了一下手里的档案,“我毕业了,今天有点事要处理,先走啦。”

 

他说了这么一大堆。林彦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太坦荡了,尤长靖的话语和动作都太坦荡了,他没办法做到,他还爱尤长靖,他没办法这样坦荡地说话。

 

“尤长靖。”他只能轻轻地叫一声他的名字,哪怕只是叫一个名字,听起来都像是挽留。只是挽留的话,应该要大声一点。

 

他看着尤长靖走远,一步一步走远,走到这条路还剩一半的时候,林彦俊收拾了一下领带,走进了校门。

 

“怎么了?”敏锐地发现林彦俊眼眶有点红的林超泽问道。

 

“门口碰见尤长靖了。”林彦俊揉揉眼睛,“我还是不行啊,我看着他走了一段,如果他回头的话,决绝的一眼也罢,毫无意义的一眼也好,我可能都会忍不住去抱他,去吻他。所以为了不让自己陷入漩涡,我就转身进来了。”

 

“如果你错过了他的回头呢?”

 

“不知道。”

 

事实上,尤长靖没回头,因为他不能回头,他在哭。

 

5.

林彦俊从来不在朋友圈打自己演唱会的广告,这次却是一个例外,他早早地发出了公众号的链接。尤长靖看到了,甚至决定去了。

 

“你还要去看这个?”陆定昊不解地问。

 

“我想说回马来西亚找工作,可能要和这边说再见了,那就也和他这样说再见好了。”

 

他没有选择内场,而是买了一个侧面的看台票,他不想要有任何和林彦俊对视的可能性,他知道那双眼睛有多吸引人,他知道只要林彦俊多看自己一眼他就有可能放弃回国。

 

“大家好,我是林彦俊,首先感谢大家来看我的演唱会,今天会有两个小惊喜给大家,你们可以期待一下哦。”

 

这是分手后第一次在现场听到林彦俊的声音。

 

“我最近有一首新歌,我要在这边首唱一下。”

 

­­“能不能伸出手

让我好回头”

……

“怕我回过头

看不见你伸手”

 

一曲终了,台下爆发出了欢呼,并没有人察觉到在看台上流泪的尤长靖。

 

他一直都有感觉,林彦俊在用他们的故事写歌,只是他拿捏不准,那究竟是为了写歌,还是为了他,或者说一开始能拿捏得准,等到林彦俊真的红了,身边什么样的人都能有了的时候,他就拿捏不准了。

 

“接下来是我今天的最后一个表演,也是我在现场首次演唱《等待整个冬天》。这是我自己的第一首歌,每一次有提出要表演这个曲目的时候,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写它或者修改它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在身边,我有告诉他今天的演唱会,不知道他有没有坐在台下。和我后来的作品比起来,这首歌好像不那么深刻,确实,写这首歌的时候,我自己没有感情经历,但是对于我而言,这首歌有很大的意义,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直到今天才现场首唱,因为我觉得他有可能会坐在下面,他有可能会听到,我也想说,冬天马上又要来了,我不介意再等一个冬天,希望他能够回来。”

 

林彦俊已经开始有点哽咽。

 

“我今天会和他用特别的方式合唱。”

 

尤长靖的声音从舞台上传出来,那是最早的那版demo,林彦俊跟着唱了一句就已经要哭了。他没有强撑,干脆是就背过身去。

 

台下的粉丝们一直在帮着合唱,等到间奏的时候,所有人都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大声地喊着加油。

 

林彦俊也终于转过身来,恢复平静继续唱歌。

 

“等待整个冬天

我开始想念

有你在我身边”

 

6.

林彦俊想就算尤长靖没有到现场,这个片段应该也已经在网上传了,于是他又敲响了尤长靖的门。

 

开门的是个阿姨。

 

“你好,我找一下尤长靖。”

 

“他毕业了要回国了,前几天退租了。”

 

“这样啊,那谢谢阿姨。”林彦俊想:还是不行吗?会不会他刚好在飞机上没看到?

 

等林彦俊在外面吹够风,回到自己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却发现门口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还以为林大歌手赚大钱了不住在这里了。”

 

“怕你找不到我,没换。”林彦俊是真的这么想的,每次经纪人说要不换个房子的时候他都会拒绝,想的就是万一尤长靖来找我怎么办。

 

“听说你要回国了。”林彦俊真想打自己一拳,怎么讲出这种话。

 

“明天的机票,哦,不对,是今天的。”尤长靖见林彦俊没有反应,就接着说,“不请我进去坐坐?”

 

“看个电影吧,再看一遍你喜欢的《触不可及》好了。”尤长靖说着打开了手机投屏到电视上,林彦俊不明白他想干什么,就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他全程没看电影,只是看着尤长靖。

他有点害怕,不知道这是什么,是独特的告别吗?

 

电影结束的时候,已经六点了。

 

“林彦俊,怎么办?”尤长靖虽然在问怎么办,但却是笑着的。

 

林彦俊又被没头没脑的话语绕晕了,“什么怎么办?”

 

“我错过航班了。”尤长靖依然笑着,眼中却不知为何有了闪烁的泪滴,“我爱你,很爱你。”

 

林彦俊一反常态地没有亲吻他,反而是只拥抱,他抱地很紧很用力,把头搁在了尤长靖的肩头,开始止不住地哭了,尤长靖也轻轻拍拍他的背,等到林彦俊好像平复了心情,用单手从脖子后面拉住他的头,侧开自己的头,去用自己的唇寻找他的唇。这是第一次尤长靖主动开始一个吻,林彦俊无比贪婪地汲取和享受着。

 

“我爱你。”一吻结束以后尤长靖依然说着这三个字。

 

林彦俊一下听到这么多表白的话,稍微有点脸红了,“你干嘛老说这个。”

 

“你之前不是说我总不说爱你吗,所以我现在多说点。”

 

有的时候事情其实挺简单的,第一次没做好,那就再开始一次,我不相信真正相爱的两个人会分开。再开始的时候,之前没学会的,都已经学好了,所以这一次,就不会再分开了。

 

然后尤长靖终于没有忽视陆定昊的第59次来电。

 

“小祖宗你去哪里了啊,我拿着你的行李一直在机场等你。”

 

“那可能麻烦你把行李送过来,地址发给你。”

 

“林彦俊,我退租了,没地方住了哦。”

 

“你已经叫陆定昊把行李都送过来了,就不用装作要我收留你了。”

 

陆定昊敲门以后看见了林彦俊的脸,一怒之下关上了门,“靠,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林彦俊把门再打开,把行李拿进了房里,“那么就不委屈你和大猪蹄子一起玩了。”说完就把他关在外面了。

 

7.

关于是不是要公开,尤长靖还是有点觉得会影响到林彦俊,但是林彦俊反驳道上次演唱会那样一搞,大家估计都猜得差不多了,不要吊胃口会比较好。

 

林彦俊:给大家介绍一下那天和我合唱的人,感谢你没有再让我等待一个冬天。@尤长靖

 

转发:我爱你@林彦俊

 

粉丝们有的祝他们幸福,有的还愤愤不平地说不知道这个尤长靖长什么样,配不配得上我家哥哥。

 

第二天他们就晒了张合照,那种任谁看了不说一句女子酉已的合照。

 

这下好了,林彦俊最近要转型了,写不出苦情歌,要写偶像剧主题曲了。

 

Fin

 

我还是喜欢单发完结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