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

流水账写手

【长得俊】Begin Again(上)

有ooc

烂俗的破镜重圆HE

九月在我心中一直是充满可能性的一个月,不知道有多少同学正在这炎炎夏日里初次相遇在新的班级,告别老的学校。今年九月,从艺术学院毕业了三年的林彦俊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回母校参加校庆。再度站在艺术学院门口的林彦俊,想起了那年莽撞地撞在他身上的尤长靖,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了对门财经大学。为什么会走散呢,林彦俊不知道,但他知道,对他而言,和尤长靖分开是个错误的决定。

  

1.

也正是在这样一个蝉鸣的九月,艺术学院的林彦俊大四了,学习了三年的专业作曲,在大四这一年,按照学校规定,可以正式投递demo了。

  

开学的第一天,一样还是喜欢装酷的林彦俊戴着黑墨镜和蓝牙耳机,手拿一杯咖啡准备踏入学校大门,一般来说在早上上学这种拥挤的人流中顺着人流走就算不注意路面状况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林彦俊非常心不在焉,于是他撞上了这个九月属于他的奇迹,虽然当时他好像有点生气,因为咖啡稍稍撒了一点出来,不偏不倚地落在他新学期的新鞋上。

 

“同学,你不看路吗,大早上的怎么还往外面跑,第一天就逃学啊。”

 

“你自己走神才没看到我的好吧,我是对面财经的,走错大学了,要迟到了再见。”这位和林彦俊相撞的男生带着软糯的神奇口音回答,并不给林彦俊什么反应的时间,就跑开了。林彦俊看着这个皮肤白白的,顶着一头棕色小卷毛的男生有些出神,直到对方消失在财经大学的校园中他才回过神来。回想起刚刚他说的走错学校,林彦俊还是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露出了他并不多展现的酒窝。

 

 

舞蹈系的林超泽刚巧路过,看到平时号称制霸的林彦俊在校门口的路上一个人傻笑,眉头一紧,“你吃错药了?笑什么?”

 

“没什么,看到了个很可爱的人。。

 

“怎么,铁树开花,你要坠入爱河了吗。”

 

“我不会游泳。”

 

林超泽内心:还是一样冷…

 

 

大四是艺术学院学生最忙也是最有决定性的一年,他们在这一年里,是从学生走向艺人的转折点,抓住了机会,就可能一炮而红,再不济也能做上一个幕后。但是如果说抓不住,那可能就是埋没于人世,流连于这个圈子之外。每个人在这个时候哪怕水平还不成熟,也都想硬着头皮上。但是林彦俊不一样,他有自信。所以他并没有特别着急投递作品,而是准备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酒吧先展示自己的作品,看看大家的反应。

 

 

小橘吧的老板也正是为了这两所H城知名大学才在这里开店的,一个为了让学生展示自我的清吧。那天林彦俊打开酒吧门的时候,清凉的冷风带着干净的嗓音瞬间驱散了夏日的甜腻和炎热,让林彦俊不得不将眼神聚焦在台上的尤长靖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天见到他的时候林彦俊戴着墨镜的缘故,那天觉得他只是个可可爱爱但是普普通通的男孩子,但今天,他确是这个世界上十足闪耀的歌手。林彦俊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学校里专业学习唱歌的人多了去了,他听到的嗓音,不论哪种类型的,都比比皆是,但眼前这个人,让他觉得,独一无二,配得上歌手二字。

 

 

“兄弟,你到底进不进啊。”被陆定昊打断了思考的林彦俊这才发现,他已经不知道站在门口多久了,不远处传来的歌曲也从《我怀念的》换成了《第三人称》。

 

“不好意思。”林彦俊冷冷的回答让陆定昊不禁打了个哆嗦。

 

台上的人一曲终了准备休息了,林彦俊顺势往台上走去架一下自己的吉他,“没想到你唱歌还挺好听的。”林彦俊装作不经意地讲。

 

 

尤长靖对待突如其来的搭讪猝不及防,即使是并不仔细地看了一眼,眼前人精致的面庞裹挟着特有的气场一下子镇住了尤长靖,“是,是吗,谢谢。”大概过了五分钟他才开始想:为什么那个人要说没想到,我们见过吗?

 

 

“你和那个人认识?他看上去好凶啊。”陆定昊朝着向他走来的尤长靖抛出疑问。

 

“不认识,第一次见。”

 

陆定昊和尤长靖一样,也是财经学院的学生,两个人凭借着十足的自来熟功力,开学到现在没几天就混得和半辈子兄弟一样了。

 

“走吧,我给你找到房子了”坐落在寸土寸金的繁华地段的财经大学可没有给研究生准备宿舍。

 

所以,等到林彦俊调试完了自己的吉他,再抬头想要寻找那个栗色卷毛的时候,已经不见对方踪影了。虽然他大学学的不是专业唱歌,但是以前他总觉得自己的作品应该自己来演唱,哪怕并不完美。只是刚才那一瞬,他会觉得,如果是那个人来唱自己的歌,应该能表达自己想表达的东西。

 

 

一曲《等待整个冬天》结束,台下响起了零零落落的掌声,但是林彦俊好像因为那个人没能听到自己的作品有点遗憾,说来,他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所以,作为一个不太喜欢交朋友的人,林彦俊觉得自己此刻的行为有点出乎自己想象,毕竟他正等在财经大学的门口。可是他好像有点犯傻了,现在是晚上八点,学校正门的大门已经关了,只留一个小门供学生进出。这个时间点,一般在外面的学生也差不多吃完饭回去了,在里面的学生也应该不会再出来了。林彦俊一个人杵在小门口,忽视了来自保安大叔疑问的目光。

 

 

“兄弟,你到底进不进啊。”帮尤长靖搬完小家的陆定昊回到学校时只想走进宿舍睡大觉,结果又遇到一个人堵在门口。

 

“不好意思。”林彦俊朝一旁挪了一步,让开了门的通道,并不经意地朝陆定昊看了一眼。

 

对上林彦俊眼神的陆定昊觉得一天碰到这个人两次,可能是孽缘,“这位同学,你干嘛老喜欢挡我路。”

 

“白天酒吧里唱歌的那个你们学校的学生在吗”林彦俊直接忽视对方的话。

 

“你说尤长靖?他研究生,外面租房。”

 

“哦,谢谢。”然后林彦俊就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陆定昊一个人风中凌乱:这是什么鬼,说个谢谢都这么冷。

 

第二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陆定昊提起了这件事情,“昨天和你在酒吧搭话的那个人,晚上来学校门口找过你,你真不认识他?”

 

“我才刚来这个城市,不应该啊,没印象。”

 

直到当天的课都结束了以后,两人从学校里出去,正巧看到对门大学里出来的林彦俊时,尤长靖才反应过来,“啊,我想起来了,第一天上学的时候我跑错对面大学去了,撞了他一下。”

 

陆定昊不屑地说:“搞了半天是烂俗的转角撞见爱剧情。”

 

“什么嘛。”

 

林彦俊眼尖发的发现了正向外走的尤长靖和陆定昊,悄悄地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和他们来了一个正面相遇,“你好,昨天没正式介绍,林彦俊,艺术学院作曲系大四学生。”

 

“啊,哦,那个,我叫尤长靖,马来西亚华人,来财经大学读研究生的,金融管理系。”,大概是不知道要怎么继续话题,尤长靖把求救的眼神投向了陆定昊。

 

自来熟如陆定昊也不知道要怎样面对看上去冷冷的帅哥,只好也来一个自我介绍,“我是陆定昊,不是电灯泡,再见。”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林彦俊率先打破冷场,“我觉得我们应该走起来,不然站在两校中间的马路上,傻傻的。”

 

“那,哪边?”

 

“你定。”

 

“陆定昊说昨天晚上你有在学校门口找过我?”尤长靖一边往右边走一边问。

 

“是。”

 

“有什么事吗?”

 

“你唱歌很好听。”

 

“这个你说过了啦,就为了再说一遍?”

 

“不是,我是作曲系的学生,今年大四,要投demo,我觉得你声音很搭我的歌,想让你帮我录一个。”

 

“我?我没学过,你们学校里很多专业的应该都比我ok吧。”

 

“只是听到你声音就觉得很合适,专不专业没关系,有我歌的感觉就行了。”

 

“行吧,那你把谱给我。

 

“我没谱,你去哪儿,找个地方坐下来我给你弹。”

 

“我回家,你确实没谱,吉他也没带就说给我弹。”

 

“那去你家,有的弹了吧。”

 

“弹你个大头鬼,等你有谱再说,拜拜。”尤长靖对和林彦俊这么帅的人对话有点压力,感觉每次望向林彦俊眼睛的时候,总是像在望向一个黑洞,要把自己吸走一样,但是讲话的时候不看对方的眼睛,又好像不太礼貌,所以只好草草先结束这个对话。

 

 

尤长靖本想着先拖一下这个事情的,后一天他正好下午没课,中午就离校了,结果却在并不繁忙的马路上,一眼看到了背着吉他的林彦俊,“你都不用上课的吗?”

 

“大四就是忙demo了,不在学校也无所谓的。”

 

“那行,去哪儿?”

 

林彦俊主动带着尤长靖往右边走了,“你家。”

 

尤长靖并不是很想带林彦俊去自己家里,毕竟自己租的单身公寓不是很大,自己又不是很爱整洁,这里要做一个解释,他这个处女座爱干净的,只是干净和不整洁并不冲突。所以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尤长靖不好意思地先说,“稍等一下哦。”然后迅速地把客厅里的毯子和卧室里乱七八糟的衣物和书本堆到角落盖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连卧室也整理,毕竟应该只要关上门就可以了。

 

 

“好了,进来吧,家里稍微有点乱。”

 

“恩。”

 

林彦俊进来以后自如地坐到了沙发上,并没有多余的话,直接拿出了吉他来弹唱,唱的时候,他一直直视着尤长靖的眼睛,而尤长靖也一直回望林彦俊,两个人就这样互相在对方的眼睛里看自己的倒影。

 

“很好听的一首歌,是有在思念谁吗?”

 

“不算吧,我小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后来他去外地读书了,冬天没办法一起玩了,就一到冬天会想他,可是好像那个时候年纪太小了,没记住什么,现在我都记不起他的样子了。现在情歌的市场比较大,我自己没有那方面的感情经历,所以有的时候会拿朋友的故事,或者其他的故事来构架一个情感故事。”

 

“恩,挺好的。你把谱留给我吧,我学一下。”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好,那我感觉差不多的时候,给你打电话好了。”

 

“想骗我手机号?”林彦俊调侃地说到。

 

“哪有。”尤长靖很容易害羞,耳朵已经悄悄地攀上了一丝红晕。

 

 

2.

两人再度见面的地点是在艺术学院的琴房,尤长靖在林彦俊的钢琴伴奏下,唱完了《等待整个冬天》。林彦俊不知道尤长靖是怎么找到这种情感的,唱到他眼眶湿润,“你真的很适合唱歌诶,我本来以为还要多一点时间磨合,约的是11月的录音房,看来约晚了。”

 

 

“你这样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尤长靖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真的很开心能收到这样的评价,他从小也非常喜欢音乐,只是家庭条件的限制,让他不得不把这当做是爱好。能够有录demo的机会他也很开心。

 

 

“不过正是录制之前我们还是要再把歌曲细致地制作一下,会耽误到你读研吗?”

 

“不会的啦,放心。”

 

两人双休的时候经常会聚在尤长靖的家里精细化这首歌,林彦俊会默契地在路上买上甜点,而尤长靖也一样会在晚饭的时间点做饭。那天,饭桌上的菜刚摆齐,门铃响了。

 

“谁啊?”尤长靖还在厨房里拿碗筷,探了一个头出来问。

 

“电灯泡。”林彦俊说着就把门打开了。

 

“啊?”

 

陆定昊本来是来这儿蹭饭的,因为学校食堂的菜一到周末就会变差,他知道尤长靖很会做饭所以才来的。但他不曾想,开门居然会看到林彦俊。还好尤长靖马上就从厨房里出来了,尴尬的气氛得到了缓解。

 

“尤长靖,你出息了啊,背着我养别的男人了。”

 

“你在说什么嘛,来蹭饭的?”

 

“不然呢,来吃狗粮的?”

 

饭还算是吃的可以,只是饭后陆定昊和林彦俊两个幼稚鬼开始了诡异的争宠。

 

“你还不走吗?”陆定昊先开口。

 

“你这不也还没走吗?”

 

“我和我们小尤宝贝一起睡都没关系,多待一会儿怎么了?”

 

“幼不幼稚啊,都回去!”尤长靖看着这两个人,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推着两人往门外走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我告诉你,别想泡我们家小尤。”陆定昊在门外也不消停。

 

“哦。”林彦俊根本不给陆定昊发挥的机会,就甩头走人了。

 

陆定昊是目前来说唯一一个会打趣林彦俊和尤长靖关系的人,他也是唯一一个看破两个人之间有点奇妙火花的人,毕竟他在打趣的时候,那两个人好像都是一副乐在其中的表情。就像是还在读中学的时候,和暗恋的男孩子一起被同学们起哄的时候,表面上会说你们不要这样,心底里却还是在偷乐。当然,这样的感情太过于微弱和微妙,林彦俊和尤长靖都没有感情经历,更别说会主动把和同性之间的情感归类为爱情了,所以这个时候,和所有烂俗的校园小说一样,吃醋的情节要出现了。

 

 

十月末是万圣节,艺术学院一向喜欢搞一些有趣的活动,那天晚上是万圣节装扮大会。林彦俊不喜欢这些有的没的,就窝在了寝室里,而陆定昊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在尤长靖准备回家的时候就把他拦下了并且拉去了艺术学院凑热闹。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林彦俊也感觉到有点饿了,于是就准备走去食堂,结果在半路上的时候,遇到了林超泽和另一个舞蹈系的女生。

 

“那个,林彦俊,我同学有话要跟你说。”林超泽小声地开启了话题,然后就走到一边去了。

 

那个舞蹈系女生今天的装扮是不知道哪个童话里的公主,她穿着一袭白色长裙,长发搭在肩头,因为舞蹈训练,身材也很精致,她微微低下头,红着脸递给了林彦俊一封情书,“林彦俊同学,我喜欢你。”

 

林彦俊本来没有想到要抬头,只是他好像感受到了来自远方的炽烈目光,抬头却看到了相隔两棵树后看着自己的尤长靖和陆定昊。虽然不知道那份感情到底是什么,但林彦俊现在很好奇尤长靖的心情,不过好奇归好奇,眼下的事情还是要先解决。“同学,不好意思”,林彦俊轻轻推了一下情书朝着他的这一边,然后礼貌地笑了一下,“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女同学倒也识趣,收回手,惋惜地说了句好吧然后朝林超泽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走了。

 

“以后别给我找这种事。”

 

“能推的都推了,这一个系的,还是我拉丁舞伴,体谅体谅我,谁叫你长得这么帅。”

 

“你怎么也不装扮,霍比特人很适合你啊。”

 

“有事吗林彦俊同学,我不就带人给你表了个白吗。”

 

“有事,走了。”

 

那边的尤长靖看着这一场戏码上演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不自然地眉头紧锁。陆定昊仿佛看出点动向,有意地说:“干嘛,吃醋哦?”

 

“哪有啊,我这是好奇,关心朋友的情感状况。”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心下尤长靖已经开始心虚了。自己和林彦俊认识的时间不长,只有两个月,但是因为demo的事情两个人并没有少交流,他知道对于人对于朋友是会产生占有欲的,但是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林彦俊平时和别的同学出去玩的时候,尤长靖并没有产生过这种情感,也就说明这种有些嫉妒的心情很大一部分都不属于占有欲。一种名为喜欢的情感,正在悄悄地发酵。

 

 

其实喜欢是一个很难界定的感情,尤其是对于同性。再加上尤长靖唱歌好听,林彦俊作词作曲才华横溢,两个人仿佛就是天造地设的搭档,才华上的互相吸引和仰慕,往往会把那一份喜欢偷偷地隐藏住,只不过心跳声不骗人。

 

 

林彦俊朝着这边走过来,用手揉了揉那看上去软软的栗色头顶,这一瞬,两颗心都如惊雷。像这样逾越两人该有的亲密度的动作,他只敢在有人的时候做,这样才不显尴尬,“来玩?”

 

林超泽也跟了上来,“这两位是?”

 

“我说的给我录demo的尤长靖,还有这位,尤长靖的朋友。”

 

“我没有名字的吗?我叫陆定昊,”陆定昊听着自己称呼只有尤长靖的朋友这样,忍不住白眼一翻,“不过我们林大帅哥桃花不错啊,小女生看来是一波一波的。”

 

林彦俊不想回答,他专注地想要看尤长靖的反应,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渴望看到尤长靖吃醋的表现。

 

大约是气氛有点尴尬,林超泽只好出来救场,“大一的时候确实是一波一波的,每一个都被拒绝,后来勇士就少了。”

 

“林超泽,你带陆定昊逛逛吧”,林彦俊说着拦上了尤长靖的肩膀,又对尤长靖说,“我带你逛逛。”

 

尤长靖一直没说话,只是跟着林彦俊走,他刚刚才有点明白过来自己好像有点喜欢林彦俊,之前他总觉得他对林彦俊是崇拜,会作词作曲,还那么认真,他最喜欢看林彦俊和他讨论作品的时候认真的眼神和坚定的目光,从没想过自己其实已经将这段关系单方面发展到自己不能左右的地步。同样,林彦俊也一样,他习惯于用潋滟的眼波看向尤长靖,尤其是对方在唱歌的时候,有的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流露出这样的眼神不太对头,但多数时候他会觉得这眼神是给歌声的,不是给尤长靖的,直到今天他发现自己望向尤长靖是渴望得到回望,发现自己正在渴望从尤长靖这里得到回音,对一种说不清的感情的回音。

 

 

林彦俊还记得,自己以前看过这样一段话说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很帅,那么你可能只是沉迷于他的外表,但是当你觉得一个人很可爱的时候,你就完蛋了,因为你会觉得他干什么都很可爱,他吃东西你觉得很可爱,他不小心跌倒你觉得很可爱,甚至他只是站在那里,你都觉得很可爱。事实上,林彦俊见到尤长靖的第一天,就觉得他很可爱了。

 

 

慢慢想着这些的林彦俊已经得到答案了,所以就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尤长靖其实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是不断地在脑内机械重复“喜欢林彦俊,不喜欢林彦俊,喜欢林彦俊,不喜欢林彦俊”,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前面停下来的人,而是一头撞上了已经转身的林彦俊的胸膛。他的耳朵好像在接触林彦俊胸膛的那一瞬听到了猛烈的心跳。

 

“啊,对不起,没注意到你停了。”

 

“在想什么?”

 

“没什么,就是走神了。”

 

“那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恩?”

 

“想你。”

 

林彦俊平日里也喜欢土味情话,所以尤长靖并没有那这句话当回事,“这个土味情话质量不高。”

 

“尤长靖,11月要来了,马上就录歌了,录完歌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好啊”尤长靖弯起了眼睛对着林彦俊笑。

 

他们的左边是艺术大学的中央广场,那里灯光闪耀,右边则是操场,空无一人。他们就站在热闹和寂静的中央,等待着未来降临。而未来却好像捉弄人一般,把他们一个推向了热闹,另一个推向了寂静。

 

Tbc.

 

终有一天华文也能拥有tbc了。是电影《Begin Aagin》剧情和设定的灵感,所以就直接同名了当题目了,刚好我取题无能。不过这个镜好像破的有点慢,我去催一下你们别急。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