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

流水账写手

【长得俊】一半

bgm《一半》Adore青木音乐站原创

*一半不是缺憾,是恰好要他来填满。


林彦俊和尤长靖关系好,这件事情在ninepercent组合里是人尽皆知的。他们俩人不在的时候,也有成员私底下猜测过他俩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但事实上,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仅仅只是很好的朋友,大概是他们的关系太过紧密,让很好的朋友这个很高的评价也只能配得上“仅仅”这个副词。

 

你们问林彦俊喜不喜欢尤长靖,答案是肯定的。他是一个人,经历过太多太多说不出的坎坷了,那天他一个人在练习室里承受着别人的指责,是尤长靖找到他,不说安慰的话语,只是给一个肩膀。而从来不喜欢哭的林彦俊,那天晚上抱着尤长靖从低声抽泣到嚎啕大哭再到泪眼婆娑地委屈解释,那天他知道,他可以依靠尤长靖。所以,后来,他也想让尤长靖依靠他。

 

正所谓娱乐圈中的男团女团没有缺粉丝掐架的,ninepercent也不免俗。尤长靖和林彦俊的粉丝的掐架很快发酵了,公司也出面处理了,两人很快也就知道了这件事。那天晚上,尤长靖觉得自己拖累了林彦俊,是内心真的这么觉得。他一个人在宿舍的阳台上想了很多,他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自信的人,他觉得自己的粉丝说林彦俊不好是自己的问题,他觉得林彦俊的粉丝说自己不好就真的是自己做得不够好,他觉得自己是最后一位出道的,粉丝数也渐渐被林彦俊的超过,他心里所有的不安都开始发酵了。

 

那天晚上,林彦俊也不在房间里,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当尤长靖回到房间里看不到林彦俊后,今天的他也没有心情管这些了,很快就躺倒床上睡了。只是林彦俊回来以后,径直走到了尤长靖的床上,不知道为什么尤长靖平时睡觉的时候总是一个大字型,今天却小小的蜷成了一团。林彦俊小心地掀开一点尤长靖的被子,大概是冷气突然钻进了被子,尤长靖在睡眠当中哼唧了一下,林彦俊马上抱紧了尤长靖。醒来的时候,两个人各自占据了一半的床,交织在一起。

 

“干嘛啦”尤长靖对着先醒来的林彦俊说。

 

“太冷了,你胖,产热”林彦俊以熟悉的语调调侃着尤长靖,话音刚落却又感觉到了这个时机用来调侃不合适。

 

但是他们是真的很默契。在稍后进行的快本的录制上,林彦俊不争不抢,最后到了个人才艺表演的时候,他毫无征兆地邀请了尤长靖和他一起唱《等待整个冬天》。那个当下林彦俊的眼神很坚定,尤长靖也丝毫不扭捏,坚定地唱完了这首歌。

那个晚上林彦俊悄悄地说出了真心话,“我很喜欢有你在我身边”。

 

尤长靖觉得那个是上升到朋友的部分,但林彦俊觉得不足以,就像尤长靖缺的一半,从来都不是朋友,他有很多朋友,他缺的是伴侣,是不论什么事情发生都陪在他身边的人,是和他心灵相通的林彦俊。

 

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并没有把这件事戳破,林彦俊文艺青年的人设从来就不仅仅是一个人设,他是真的很爱文学。然而Bob Dlyan中的ramble一词出现的频率太高了,让尤长靖觉得最近总在看Bob Dlyan的林彦俊也是一个习惯于流浪的人,一年半的时间并不长,已经过去了不少,他没把握能抓住林彦俊。

 

而林彦俊的练习生之路很坎坷,他漂泊,只是因为无法靠岸。现在,他想要驶入尤长靖的心,像满载而归的渔船向着灯塔前行。

 

两个人度过的练习生生涯每天都很枯燥,让一样的舞蹈,一样的跑步,一样的发声练习,都有了新的意义,那是他们向对方靠近一点点的标志。两个人在一起奋斗的日子,窗外风景再孤单,却也悄悄生出一丝温暖,一丝甜腻的浪漫。

 

而现在,两个人名气大了,做事情起来反倒是束手束脚的,生怕耽误了对方的前程。这种前途和爱情的选择,真讨厌。就像以前的时候尤长靖还是一个身材有点胖的外国人,现在他已经是全民制作人眼中的主唱大人。他的歌声真的犹如天使一般。林彦俊看他的时候,一会儿晴,一会儿雨,一会儿近,一会儿远,仿佛就是烈日下的云彩,绚丽夺目,让人睁不开眼。但林彦俊偏要睁大眼睛看着,一直盯着,仿佛一眨眼,云彩就随风飘走了。更别提看着尤长靖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就好像咖啡和牛奶各一半,他的人生就是他和尤长靖各一半这样自然。

 

说了这么多林彦俊,也许我忘了说尤长靖有多喜欢林彦俊了,对于尤长靖来说,他有很多朋友,林彦俊只是其中一个,但是对于林彦俊这样慢热的性格而言,尤长靖是他最好的朋友,也许是一段时间内唯一的好友。尤长靖非常享受这种唯一的感觉,他开始对林彦俊衍生出无穷尽的占有欲,即使不明显。尤长靖非常渴望林彦俊对他的这种依赖感,享受当做哥哥的感觉。他也很渴望很渴望能够给林彦俊所有,能够给林彦俊拥抱,能够给林彦俊安慰。只是他好像真的很怕自己和林彦俊会被外界所左右,会被不好的声音所攻击,所以他是哥哥,他要保护两个人,这就是他一直不向前的其中一个原因。

 

你看这两个人多不像,一个人是文艺青年高冷制霸,一个人是阳光少年可爱甜心;一个人是敢闯敢做,另一个却有些小心谨慎;一个人是大胆表达,另一个是隐晦诉说。命中缺的就是对方,我缺的这一半,不是我的缺憾,是要你来填满,是要你的勇敢来带我勇敢,是要你的大胆表达教会我说出来。

 

但是好像在爱这件事上,两个人都胆小,都隐晦。但是这并不影响两个相爱的人最终走到一起。他们太能忍耐了,从不大方表达爱意。这正是因为太过在乎。如果说喜欢一个关系很好的人,不把爱说出口是希望一直能亲密,是希望一直在一起,那么他们都从骨子里希望和对方在一起。那种不舍得割舍这段关系的患得患失的心情,让他们忽略了对方所有隐晦爱意的表达。就好像那天在LA,录制perfect的时候。

 

“你也唱这个吧。”林彦俊没来由的说到。

 

“恩?这个歌我不是很熟悉诶。”尤长靖并不是很明白林彦俊的意思。

 

“我觉得你唱会很好听,可以吗?”

 

“可以,你先录,我在外面再多听几遍。”

 

林彦俊把自己的手机拿给了尤长靖,他选用的伴奏版本不是原版,是一个女歌手的翻唱版本。这个版本是钢琴伴奏做开头的,很适合翻唱,但是歌词中的girl 变成了boy,因为是女生的翻唱。林彦俊是故意的,他希望尤长靖能明白。但尤长靖不敢明白,却也忍不住试探。

 

“为什么选这个伴奏?”

 

“更符合我一点,不好听吗?”

 

要回到台湾的时候,林彦俊再度表达了,“和我一起回台湾旅游一下吧。”

 

“好啊,去吃吃东西,刚好还能去看看蔡作园。”

 

尤长靖答应的太过爽快了,让他们这一瞬的暧昧消失在风中,马上变成了好朋友间的亲昵。

 

后来,林彦俊有了自己的个人作品,也开始系统地学了写歌,但是他一直没有完成《等待整个冬天》,他选择要让自己人生第一首完整的作品,属于尤长靖。他开始时时刻刻在小本子上记下灵感。这一首歌,或者还没谱曲的这一首诗,一直没写完,也许是因为他不知道故事的结局,也许是他害怕知道故事的结局。就像离解散只剩三个星期的那个晚上,他做了一个和尤长靖有关的梦,梦里他提出想法,尤长靖正要回答。这个时候林超泽的电话叫醒了他。他意外地没有懊恼,他怕在梦里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也正是那个瞬间,让他确认,他需要知道答案。

 

林彦俊为尤长靖写了一首歌,或者说是一首诗,但是没写完,因为他不知道故事的结局。他曾经做了一个和尤长靖有关的梦,梦里他们好像快要在一起了,然后林超泽的电话叫醒了他,他意外地没有懊恼,他怕在梦里得到不想要的答案。

 

电话的内容是来邀请他们去看林超泽参与的一部电影,是一个舞蹈题材的励志电影,男女主角追寻梦想,一起在舞蹈方面进步,最后在拉丁舞界成为一对模范情侣的故事。

 

这是香蕉兄弟们的包场电影,林彦俊和尤长靖这三天没有行程,为了支持好兄弟,也到场了。

 

只是看到电影中间,林超泽对女主角说“我们可以的,就算大家觉得我们不可以,我们自己相信就好了,不管是未来还是爱情。”这个时候尤长靖偷偷的想侧头看一眼林彦俊,却一不留神就对上了林彦俊炙热的目光,心虚地转回了头。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林彦俊一直在看他。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一点点不对,真的只有一点点,但是这对于互相藏着心事和对方交流的人而言,是一件大事。

 

有什么东西正在冲破牢笼,快了,就快了。

 

试探的一半已经完成了。下面该轮到确认的一半了。

 

电影是有彩蛋的,林超泽给大家预告了,所以也没人站起来,但是灯已经慢慢亮了。林彦俊和尤长靖单独坐在第4排的左边,在香蕉家人看不到的角落里,林彦俊悄悄把手放在尤长靖的手上,在尤长靖的耳畔低声呢喃:“我也相信我们,不管未来还是爱情。”

 

终于,那个被打断的梦境中的答案,要被解开了。

 

林彦俊表现得好像很有自信,感觉他百分百确认尤长靖喜欢他,他只是在陈述事实,但是事实上在尤长靖把手反过来与他十指相扣之前,他的心脏无法停止过速运动。

 

也许是平日里太过于亲密,兄弟们真的对他们俩是不是情侣不在意,好像觉得是很正常,如果不是,总有一天会是的。这不,陆定昊从后排站起来往外走的时候,看到了两人相握的手,对上了两人的眼睛,他们都害羞的分开了手,耳朵也都攀上一丝红晕。而陆定昊只是说:“有什么好害羞的,都老夫老妻了。”配上一个被喂了狗粮的标准白眼。

 

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尤长靖虽然很好相处,朋友也很多,但是他自己却觉得没有人能和他产生真正的心灵沟通。因为他总是忍耐,在分歧上,在别人的失误上,他都会忍耐,以为这样能更好的融入群体,虽然最后他确实很好的融入了,但是当夜幕降临,孤独感总不缺席,如期而至。因为他总是不表达,所以大家看到的他其实是一半的他,甚至是四分之一的他,不是那个真正的他。

 

但是那天,林彦俊从迷雾里向他走来。

 

只是,这仍然是一个秘密,他们从来没有对任何人严肃认真的探讨过这件事。如果一个承诺是一个秘密,那么如果其中一个人反悔了,承诺就随风而逝了,不留下一点痕迹,好似那些因承诺产生的甜蜜从来就不存在。但这些甜蜜是印刻在记忆里的,记忆比想象中的要坚固,它会把这些甜蜜翻来覆去,悄然生出一丝苦涩。

 

尤长靖想过:风会来的。

 

每次粉丝吵架,或者看到一些艺人因为恋情而遭受的苦难时,他都这样想过。但每每他这样想的时候,转眼对上的是林彦俊要挡风的眼神,坚定而炽烈。两个人在一起呆久了,性格也是会互相影响的。尤长靖从小就不叛逆,但为了自己心爱的唱歌,可以坚定地迈出每一步,现在他也可以为了林彦俊这样。从来没有爱情因为一方抛下一方去独闯天涯而破土而出,爱情都是在并肩奋斗中,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并肩的信念中,生根发芽。

 

故事到这里仍然没有结束,他们现在或许会在角落里牵手一半,拥抱一半,克制深情。但是未来,我知道有一天,也许是十年后,也许是五十年后,他们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握住对方的整个手,会把对方抱个满怀。我会等。

 

剧情未完。

Fin.

 

 

高考完之后开始写文,总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是惊艳的灵感或设定,看到音乐站在征稿,觉得命题文学好像会简单一点,然后我发现,我错了…

 

感觉不像是一篇小说了,像是不知道在写什么的随笔。也就表达一下吧。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