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okayw

流水账写手

【长得俊】懂

有ooc

美食博主柚x咖啡店老板橘
 

H城夏天的帷幕就这样悄悄地被拉开,林彦俊结束了他在拉萨的旅程,准备迎接新店的开张。他原来的小咖啡店开在了宁静又有文艺气息的老城区的街边,当然这一方小天地最终也没能逃过拆迁这一劫,然后他又固执地选择了相隔不远的一个大铺面,小小的咖啡厅现在也有了两层楼,还有一个大的露天阳台。哦对了,忘了说,店名倒是挺可爱的,叫小橘。
 
 
林彦俊是台湾人,小时候也是个闲不住腿的主,有事没事就往集市跑,和卖菜的奶奶闲聊几句,又和卖鱼的叔叔瞎侃。到了饭点,总能听见林彦俊妈妈在集市口大喊,“小橘,回家吃饭了。”然后就能瞥见林彦俊蹦蹦跳跳从集市里窜出来的身影。后来他到大陆念书,性格好像变得有点多,有点内向。离开了家乡,慢慢地也就没有了“小橘”这个称呼。但他总是怀念着那段时光,所以给自己的咖啡店取了这个大家都觉得有些莫名的名字。他大学的时候考的是美院,让他有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新店的第一批展览展出,都留给了自己做服装设计,摄影,家具设计的朋友们。所有的这些展品,风格都复古,衣服是棉麻的,家具也多是黄铜和木质的,摄影也有不少黑白胶片作品,吸引了H城不少骨子里有点文艺气息的青年和崇尚发朋友圈的年轻人。
 
 
尤长靖哪种都不是,他踏入这家“小橘”只是因为渴了。推开店门,冷气扑面而来,夏日的甜腻少了几分,看了看店铺的装修和内饰,再看看一众棉麻衬衫复古板鞋的客人,尤长靖觉得自己粉粉的T恤好像和这个店不太搭调,刚想着要不还是再走几步买个可乐喝好了,就听到“你好,欢迎”,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是站在吧台后面的老板在对他说话。人总是无法抗拒美好的事物,尤长靖也不例外,老板长得很帅,是他选择要在这里喝杯咖啡的唯一原因。
 
 
“你好,有什么推荐的吗。”秉着和帅哥多说几句话的原则,尤长靖没有一上来就点自己最爱的焦糖玛奇朵。
 
“小橘特别拼配,是经典招牌。” 
 
“恩,那就这个吧。”尤长靖一边说着,一边不忘发射自己的招牌甜笑。林彦俊平日里不是特别爱笑,大约是尤长靖的笑太过有感染力,带着林彦俊竟笑出了酒窝。
 
“你有酒窝诶,挺可爱的。”尤长靖等着自己的咖啡,有一搭没一搭的说。
 
从来没人这样和自己聊过天,林彦俊一时之间不知道回答什么,想了十几秒,最终居然说了句谢谢。
 
 
咖啡做好的时候,尤长靖傻眼了,这是一杯手冲的黑咖啡,它叫小橘特别拼配是因为咖啡豆是综合豆,林彦俊亲自调配比例的那种。尤长靖平日里最不喜欢苦味的东西,现在他算是知道什么叫有苦说不出了。
 
 
接下来的是开展的朋友讲述自己展出的展品的故事的时间,其实说白了就是打广告的时间。坚持文艺复古是一回事,谋生活也是必要的。尤长靖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毕竟他其实是个美食博主。于是他在人群中定位了林彦俊以后慢慢地挪到了他旁边,“为什么店里没有甜品?”
 
 
“不太会做,也不想雇工。”林彦俊的眼睛没有离开正在为大家介绍展品的朋友,但他单听声音就知道这是刚才那个皱着眉头喝下咖啡的客人。对方没有再说话,林彦俊这才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个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客人,他顶着一头看着很舒服的棕色卷毛,粉色的衣服很适合他白皙的皮肤。林彦俊不善与人打交道,但他却固执地觉得,和面前这个人,不止一面之缘。“林彦俊。”林彦俊一边说一边朝尤长靖伸出了手。
 
“恩?”尤长靖有点心不在焉,轻轻回握了一下林彦俊的手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自我介绍,“哦哦哦,我叫尤长靖。”又是他的标准甜笑。
 
 
第二次见面来的有些晚了,因为尤长靖收到了美食杂事的约稿,又答应了粉丝要给他们看到自创甜点,所以这十几天他都在紧锣密鼓的工作中度过。再次去到“小橘”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月之后的事了。因为这一期展览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大半了,这又是一个工作日的白天,店里的人并不多。尤长靖是带着自创的甜点一起去的,打开门的时候,他好像看到了林彦俊一个意味着“意料之中”的表情。
 
“嗨,林彦俊。”
 
“好久不见,尤长靖,你拿的这是什么?”尤长靖手上的保温袋占据了林彦俊的目光。
 
“甜品,我自己做的。”
 
“看来我有口福了,你喝点什么。”
 
“我喝点甜的,什么甜喝什么。”
 
仿佛是想到上次尤长靖苦笑的表情,林彦俊没绷住又笑了,酒窝就这样一直挂在脸上。林彦俊知道自己很少这样笑,但他觉得开心没必要藏起来,就一直这么笑着。
 
去过老店的老顾客都知道“小橘”只做手冲,但林彦俊这回愣是端出了两杯焦糖拿铁,甜甜的风味。林彦俊本人不喜欢甜腻的东西,但是尤长靖的甜品和陪尤长靖一起喝的焦糖拿铁是例外。他明白过来,甜和腻是不一样的。腻是夏日时分因为汗而贴在身上的衣服,而甜,是坐在他面前的尤长靖。
 

现在是盛夏,比初夏多了温度,多了白昼,多了烈日当头,多了情愫。

晚上的时候林彦俊坐在露台上吹着夏日难得来的晚风,在他还是青春期少年的时候他和所有其他的青春期少年一样,毫无例外地觉得自己未来的伴侣应该是个身材火辣美丽动人的女性。步入美院学习以后,他觉得自己未来的伴侣应该是一位有着深邃思想的成熟女性。但是现在,他觉得尤长靖比想象中的都好,因为,他是真实的。
 
 
很显然尤长靖想的要少多了,他有和自己的好朋友陆定昊提起林彦俊,话语简单的浮在表面。
 
“咖啡店老板人很帅诶。”
 
“你除了会夸他长得帅,还会干嘛。”
 
“那他确实是帅嘛。”
 
“没别的优点?夸点别的也行啊。”
 
所以后来尤长靖仔细思考了林彦俊的优点,然后藏在了心里,面对陆定昊的提问,他仍然只说帅这一个点,因为他觉得林彦俊的其他优点是自己挖掘的,是宝藏。
 
 
再一次见面的时候,咖啡厅里有了员工。
 
“你变懒了诶,林彦俊,雇员工了”
 
“他是周末的兼职工,我现在周末有别的事做。”
 
“什么事?你这不是还在店里吗?”
 
“走了”说完他就揽过尤长靖的肩膀把刚刚才带着甜品进门的尤长靖带了出去,顺便指着甜品对新来的兼职生林超泽说,“今天的特别彩菜单。”
 

林彦俊不是一个对小事很有决断力的人,比如他从美院毕业以后,开过广告公司,做过文案设计,甚至花一整年流浪写旅游博客。但他从不在确定的事情上含糊,比如他不想在没有经历过人生沉淀的时候尝试摄影,虽然他花了大学四年的时间学习,就像塞林格说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又比如,他要和尤长靖在一起,这份爱,他一定要触碰。
 

林彦俊带着尤长靖去了H城的老步行街,这是平时林彦俊最喜欢去的步行街,是H城最原始的样子,也是7年前他来这里读大学时候的样子。走在老街上两个人也不怎么讲话,只是就这样逛着,手臂不时地在前后轻轻摇晃中碰到对方。爱情的小门也就在这个时候被轻轻地撞开了。
 

“我念书的时候很喜欢这里,老师布置的作业我也都在这里完成”林彦俊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那你是学什么的?”
 
“摄影。”
 
“那店里的作品是你的咯。”
 
“不是,那是我朋友的,我还没出过完整的称得上作品的照片”
 
“为什么呢?”
 
“总觉得不到火候,那你呢,你是做什么的?”
 
“做饭的,开玩笑啦,我做和美食相关的工作,自己有个博客,然后接一点稿子。”
 
林彦俊笑笑,牵起了尤长靖的手腕,“走,带你去看我最喜欢的书店。”
 

书店有一扇漂亮的落地窗,林彦俊站在窗前,拿着《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翻起来,阳光打在他的眼睛附近,他眼睛眨起来的时候,睫毛带起一道光晕,让尤长靖看来耀眼。尤长靖其实也挺喜欢林彦俊的,但好像又没那么喜欢,他觉得自己好像和林彦俊不是同一类人,他天性好动,喜欢吃甜食,也喜欢咋咋呼呼说话,而林彦俊虽然比他小一岁,却更沉稳,仿佛就应该是安安静静与书为伴的文艺青年。
 

“我觉得《船》写的最好,自由追梦和为家庭放弃的选择成就了他的父亲。”
 
“恩,短经典有它独特的魅力。”
 
“地域文学确实真实又吸引人。”
 

林彦俊和书店老板的对话,尤长靖不太懂,他只是在一旁不知道翻着什么书。买完了书,两人又漫步走回店里。
 
“你平时比较喜欢去哪里?”林彦俊看着尤长靖无法被揣测的表情。
 
“游乐园一类的地方,不过毕业了以后就很难有机会去了。”
 
“那明天,游乐园见。”
 
第二天,林彦俊穿着白色T恤黑色运动裤配一双小白鞋早早地就出门了,到了游乐园门口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近半个小时,于是他去给尤长靖买了一个粉色的棉花糖,从第一眼见到尤长靖起,他就觉得这个人和粉色很搭。
 

尤长靖一到门口发现林彦俊举着一颗粉色的棉花糖,就觉得很违和又很好笑,凑上去准备咬一口,林彦俊也不含糊,就从另一边也咬了一口。感受到林彦俊逼近的尤长靖,突然有些害羞,耳朵也悄悄攀上一丝红晕。

“那我们玩点什么呢?”
 
“你的主场,听你的。”
 
“过山车!刺激!”尤长靖根本不管林彦俊的表情就拉着他跑。
 

一趟过山车下来,林彦俊就有点摇晃着站不住脚,尤长靖一边扶着这个比他高一头的人,一边带着笑吐槽,“看不出来啊林彦俊,长着一张天不怕地不怕的脸,还恐高啊。”
 
林彦俊不做反驳,只是狠狠用手揉了尤长靖的头发,软软的卷卷的,手感很好,“你什么都不怕,那我们去鬼屋。”
 
“这个还是算了吧,鬼屋多没意思,都是假的。”
 
“是吗?有没有意思去了就知道。”林彦俊一脸坏笑地看着尤长靖,他刚才捕捉到了尤长靖听到鬼屋时不自觉咬嘴唇的小动作,知道尤长靖肯定怕这个。
 
“啊啊啊啊啊林彦俊这是什么东西啊!”尤长靖的衣服被鬼的手拉了一把,不自觉的抱紧了林彦俊的腰大叫,整个鬼屋回荡着尤长靖的高音尖叫。大概是太害怕了,从鬼屋出来的时候他的手还环在林彦俊的身上,抬头对上林彦俊眼睛的时候,害羞地脸也红了。
 

林彦俊也毫不吝啬对尤长靖的嘲笑,“哈哈哈哈哈你看你还说我,整个鬼屋三四岁的小孩子都不叫,就你一个人叫个不停,很丢人馁,哈哈哈哈,哦对了,我还给你拍了个小视频,让你自己感受一下自己的傻。”林彦俊说着拿出了手机,尤长靖就要去抢,一来二去两个二十好几的帅哥游乐园里你追我赶,引得小姑娘们纷纷笑了。林彦俊很少这样开心,好像又回到了故乡的时候,每天在集市里和抓鱼,和叔叔奶奶聊天的日子,又回到了被叫小橘的年代。
 
“小橘是我的小名,以前在台湾的时候大家总叫”林彦俊没来由的这么和尤长靖说。
 
“和你不搭诶,小橘这么可爱的名字。”
 
“你以后能叫我这个名字吗?”这个请求有点奇怪,林彦俊说出口的时候也是难得的害羞了。
 
“哈?”
 
“小时候我也很开朗很爱说话的,后来离开家乡念书,好像就说的少了,因为一开始我的国语就不是很好,虽然现在也还不是很好。但是你在的时候,我好像就还蛮能讲的诶,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橘的那个时候。”
 
面对林彦俊突如其来的心里话,尤长靖并没有做好回应的准备,因为自己好像没什么能说的,就只好对他笑笑,“好的,小橘。”
 

晚上他们一起回到了咖啡店,林彦俊有几个朋友来了,尤长靖听不懂的话题又开始了,关于摄影,关于文学。他就一个人站在露台上吹风,夏日的晚风不太清凉,但是也能驱散一些炎热。

送走了朋友以后,林彦俊上楼找尤长靖。

 
“你的世界好难懂哦,感觉都是一些术语诶。”尤长靖率先开口。
 
“你不用懂那些,不用懂林彦俊。”
 
尤长靖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好的,小橘。”
 

林彦俊被很多人认识,但在这片异乡的土地上,小橘却被尤长靖一个人独占。
 

爱情也许就是这样,你不用懂得所有的我,不用懂得我的所有,你只要懂我那专属于你的一部分,懂我不表露给别人的那一部分。
 

那天晚上他们一整晚都没睡,林彦俊,哦不对,是小橘逮着尤长靖给他讲了一整晚自己小时候的故事,要是尤长靖困了,他就给对方讲一个冷笑话清醒一下。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小橘捏了一把坐在凳子上的尤长靖的腰上的肉,尤长靖一缩身,小橘就把自己也压到椅子上,对着尤长靖的唇就是一啄。
 

后来,“小橘”里有了甜品,有了焦糖玛奇朵,林超泽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他有一天忍不住抱怨了一下,“老板,本来说好的只做咖啡,为什么现在还有甜点了。”
 
“哦,因为现在店里得有恋爱的味道。”说完他就跑到正在试吃这一波小饼干的尤长靖面前,品尝了尤长靖嘴里的小饼干,抹茶味的,好像抹茶粉放多了,有点苦,然后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尤长靖,没事,甜了。
 

这位周末兼职的林超泽同学内心愤愤不平:当初面试我的时候看着挺成熟的,咋变成这样傻乎乎的老板了…果然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
 
Fin

 

我总写一方很懂另一方的故事,一位朋友说好像这样的事件发生的概率很小,于是我就写了一个懂一部分的故事。
过于平淡几千个字也没讲出什么个所以然。
 
另:咖啡店老板有原型 但应该不会被发现…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