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okayw

流水账写手

【长得俊】称职导游

有ooc
导游柚x游客橘

在这个炎热而又炎热而又炎热的暑假,林彦俊的妈妈觉得要去凉快的地方舒服一下,于是抛下了林彦俊父子俩,兴高采烈地为自己挑选了一趟纽约一地的半自由行,虽然林彦俊父子俩对此表示非常不满,但想想家里少了个人整天唠叨,也还是不错的。
 
就在旅程开启的前三天,林妈妈的闺蜜却风风火火地赶来了:“哎呦我跟你说,我女儿要结婚啦,和我一起策划策划怎么样?”
 
“恭喜恭喜啊,对方是做什么哒,孩子真让人省心啊,不像我们家儿子,没带过女孩子回家,别说女孩子,男孩子都没带回家过。”
 
“妈,你聊天就好好聊,别老损我。”
 
林彦俊觉得还好妈妈要出国旅游,不掺和这个婚礼策划,不然自己啊就要落得天天被催婚的悲惨命运了。但是林妈妈想起一出是一出,不管理好的行李和做好的攻略就撂下一句:“好!我肯定给你女儿安排一个盛大又纯洁的婚礼,要有玫瑰花,小孩子跟着后面撒花那种,诶呦想想就开心啊。”
 
“那你的纽约呢,妈?好多钱啊,不去浪费了啊”林彦俊努力地自我挣扎。
 
“让你爸去好了。”
 
“我爸没护照没签证,怎么去,偷渡去啊?”
 
“那你去,你不是之后有个工作在那里,去签过签证吗。”
 
林彦俊的假期爱好:1.宅 2.宅 3.宅。但此刻,他觉得躲过妈妈对结婚的执着更重要,于是艰难地从他的懒人沙发里站起来,“好。”
 
还好去美国是个签,不是团签,临时换个人也没啥问题,三天以后,林彦俊带着他的大包小包出门了。但当他到了机场,看到领队的时候,他傻眼了,这是个正常旅行团吗?这难道不是一个夕阳红老年团吗?看到这些和自家妈妈一个年级的叔叔阿姨,林彦俊瞬间觉得,这是自己人生的败笔。
 
领队陆定昊看到他的时候内心一惊,虽然说这个团没写明是老年团,但是参团的时候有一个单位的退休旅行十多个人都选了这个,销售应该有提到这个啊,这怎么还有个大帅哥挑了这个?不过帅哥嘛,看看很养眼,陆定昊一下心情就好了:“帅哥你好,我是领队,叫我小芙就好。”
 
“哦。”
 
陆定昊觉得自己小太阳的名头不保,现在对方头上的乌云,后裔不射日都拯救不了。马上给在美国等着的地接导游尤长靖发微信
 
小太阳:诶,这个夕阳红退休团有个帅哥,我看了下名单叫林彦俊,非常臭屁,不就是长得帅吗,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长得帅就可以只回答我哦?真的是,不要叫林彦俊了,叫冷彦俊算了。”
 
小鸟胃:有帅哥啊哈哈哈
 
小太阳:重点抓好ok?
 
小鸟胃:抓好了啊,有帅哥诶
 
小太阳:…
 
飞机飞了十几个小时候终于落地,尤长靖作为地接导游,举着小红旗在外面接机。看到林彦俊带着墨镜走在一群叔叔阿姨前面酷酷的样子,尤长靖内心:确认过眼神,是我的夕阳红老年团。
 
林彦俊隔着墨镜看到眼前这个有着棕色小卷毛的导游的时候,内心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一丝欣喜:这个团好像有点意思。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地接导游尤长靖,未来的一个礼拜我们就要一起度过啦,我们先去酒店,然后因为是半自由行,今天到酒店安顿好以后,就是自由活动时间了。”尤长靖的声音软软糯糯的,普普通通的行程安排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有种让旅行变得很有趣的意味。
 
于是林彦俊做了一件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主动要别人的微信。
 
“所以导游,我们加个微信怎么样?”
 
导游心花怒放,二话不说打开了自己的二维码。
 
尤长靖作为自己公司的金牌导游,自然是有自己的本领的,他唱歌很好听,人也很幽默,等大家上车坐定以后他就开始唱歌了。几首老歌过后,叔叔阿姨们都很开心,一路无话的林彦俊突然开口了:“要不要给叔叔阿姨们展示一下年轻的歌谣?不如来一首潇洒小姐?”
 
他尴尬而不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手作势推了一下林彦俊,“你不要玩这个东西啦。”
 
车程不长,很快就到酒店了。然而,林彦俊是单人参团的,要和别人拼房,但他顶替的是他妈妈的名额,所以他的..姑且这么说吧“室友”,是一位美丽的阿姨(?)
 
当林彦俊拖着行李箱敲开尤长靖房门并把原因讲给他听的时候,尤长靖忍不住抱着肚子笑倒在床上,“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俩谁先拿的房卡?你说你打开门阿姨在里面看到你该是什么眼神哈哈哈哈哈哈”,林彦俊选择直接忽视他拖着行李走了进去,尤长靖的声音又在身后响了起来,“那个…我一个人睡所以要了个大床房来着…”
 
“这样看上去我好像会吃亏诶。”
 
“什么嘛…”
 
尤长靖打开和陆定昊的微信
 
小鸟胃:帅哥不冷啊,很奔放...
 
小太阳:你是不是没睡醒,快去睡觉
 
小鸟胃:我这里是大中午,你能不能记清楚时差…
 
小太阳:哼
 
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林彦俊就从后面抓住了尤长靖卫衣的帽子,“走了尤长靖,出去吃晚饭了。”
 
“导是时需要休息的,你自己活动去。”
 
“你每天都能看到我这么帅气的脸庞,养眼不用付钱的吗?陪我吃饭去我就不收你钱了。”
 
尤长靖白眼一翻,小芙说他臭屁倒是一点都没错。
 
“楼下都是吃饭的地方,你到底要去哪里啊”尤长靖看着带自己坐地铁出去吃饭的林彦俊,非常不解。
 
“去我喜欢的地方。”
 
最后他们到达一家简餐熟食店的时候,尤长靖是崩溃的,“这样吃三明治汉堡的地方,哪里都有啊,我带团这么久,也没听说这个特别好吃啊,还走这么多路,我不管,这顿你请客。”
 
“你这个人,意境懂不懂?”林彦俊无奈地朝尤长靖笑了笑。
 
尤长靖抬头看了一眼:Katz’s Delicatessen*
 
“Pastrami,two”林彦俊边说边比出一个两份的手势,“量你也不知道这儿什么好吃,就给你决定了。”
 
“你来过?不用看菜单就点吗…”
 
“没来过”

“你是不是只会装酷啊。”
 
“我是真酷,不用装。”
 
吃完饭回到酒店的时候差不多八点了,尤长靖一进房间就去洗澡了,林彦俊在外面拿出他的日记本准备记录下今天发生的这些奇妙的事情,下笔不到五分钟,尤长靖出来了。
 
“你这是洗澡还是洗手啊,这么快的吗?”
 
“你话怎么这么多,我快点洗好厕所让给你还不好。”
 
林彦俊被怼的不知道用什么反驳,合上日记本带着衣服进去了。等到他洗完一个日常时常澡,时间已经悄然来到了10点,尤长靖已经一个大字霸占了大床的中间。他看着尤长靖一个圆鼓鼓的脑袋露在外面,身上有点小肉,应该很好抱吧。看着看着酒窝就自己跑出来了。林彦俊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危险,那算了,不要想了,直接抱好了。
 
林彦俊掀开一半的被子,半个人叠在尤长靖身上,倒扑在枕头上,一只手还环住了尤长靖。
 
第二天早上尤长靖醒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心中十分崩溃,因为这位林大帅哥,没有穿上衣。但是林彦俊的身材是真的很好,腹肌线条很明显,看得他都有点脸红了。尤长靖用空余的那条腿踢了一下林彦俊压在自己身上的那条腿,“起床了!你干嘛这样睡啊!”
 
“你赚了,我吃亏。”林彦俊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回答。
 
尤长靖觉得自己的白眼都能够翻到天上去了…
 
安排行程的这几天,他们去的地方,都是标准的纽约经典地标:自由女神像,帝国大厦,各大博物馆,奥特莱斯,布鲁克林大桥……林彦俊因为英语很好,每每又都坐在尤长靖身边,叔叔阿姨们好像都忘记了他是个游客,感觉上像是两个导游。
 
逛奥特莱斯的时候,林彦俊想着下半年的工作,准备为自己再添置一套西服,尤长靖从来没见过穿西装这么好看的人,休闲的,正式的,林彦俊都驾驭的很好。尤长靖不停地在给林彦俊挑,拿着这件那件往林彦俊身上怼,“哇,林彦俊你真的穿什么都很好看诶。”
 
“for what? Wedding?are you two a couple?”
 
店员说这话的时候,林彦俊在试衣间里,尤长靖没有反驳店员的话,只是笑笑,他不能否认自己再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脏漏了一拍。
 
而此刻林彦俊在试衣间里的手也突然停下了,原来婚姻是这种感觉。
 
那天晚上,尤长靖闭口不提这件事,林彦俊假装自己在试衣间里没听到这个问题。
 
最后的两天,行程又回到了自由行。这次倒是没等林彦俊说,尤长靖就准备和他一起出门了,美名其曰感受小众景点的魅力,为旅行团开辟新路线做出自己的贡献。确实,林彦俊的景点,是那些通常都不会被放到旅行团路线里的奇怪景点。
 
今天的第一站是东九十五大街14号和东七十二大街305号*,林彦俊要求尤长靖帮他和门牌号合照,尤长靖疯狂不理解,“拍别人家的门牌号干什么啊,这样等会儿房主推门出来怎么办?”
 
“那就打招呼啊,问他说hi 吃了吗。”
 
“不过你到底为什么拍这个?”
 
“不告诉你。”
 
 
“下一站了,我们去中央车站*”
 
“你要坐这里的火车?”
 
“不是,就看一看。”
 
中央车站的大厅拱形穹顶的星空壁画很好看,他们到那儿的时候是下午2点59分,林彦俊在尤长靖耳边轻声说:“再等一分钟。”是及其浪漫的声音,让尤长靖身体一麻。
 
但很快视觉的感触夺走了这份麻酥感,每半小时的亮灯开始了,是真的很漂亮的星星。亮灯大约是五分钟,五分钟以后星光暗了下去,尤长靖转头看到正在看自己的林彦俊,不自觉的笑了一下。把头转回来的时候,尤长靖在想,这几天真的挺开心的,林彦俊也像星星一样闪闪的,然后他又抬头望了望已经不在亮的穹顶,回头看了看马上就要回到中国去的林彦俊,突然就特别失落,仿佛这一切最后都会暗淡。
 
林彦俊没把行程安排的很紧,上午下午晚上都只去一个地方。晚上他破天荒的要再去一次帝国大厦。
 
“门票好多钱呢,干嘛还要再来一次?”
 
“晚上的帝国大厦和白天的不一样。”
 
“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景点安排在绕路啊,应该先去车站再去看别人的门牌号的。”
 
“不知道,我没攻略过,这些都临时找的。”
 
??临时找这么多奇怪的地方??
 
不过确实,晚上帝国大厦的夜景要漂亮的多。而这天天上正好有星星,尤长靖偷偷拍了一张照片,是他的星星和星空的合照。别说纽约了,就是美国东西海岸的团他都带过不少了,新鲜感早就没了,但林彦俊竟让他对这座城市又生出别样的情感。
 
然后,到了最后完整的在纽约的一天了。
 
这天林彦俊选择了strawberry field*作为行程的开端,他买了一株鲜花放在了三角形的园地上,中午的时候,他带尤长靖去Café Lalo*吃中饭。吃完中饭以后,林彦俊觉得自己想不出别的景点了,干脆就甩锅给尤长靖“到你带我玩了。”
 
“我都是大景点,没啥意思的那种。”
 
“那我们就随便走走好了。”
 
“好。”
 
两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异国他乡的街头,感受相隔十几厘米地方传过来的温热。下午茶吃过甜点后两人都不饿,所以干脆就省略了晚饭。
 
等到天逐渐暗下来,林彦俊开口了:“那天为什么没回应店员的问题?”
 
“哪天?”尤长靖明知故问。
 
“买西装那天,店员问我们关系那天。”林彦俊丝毫不给尤长靖放松的机会。
 
“我反驳的话,你肯定会说‘你赚了,我吃亏,干嘛反驳’”尤长靖巧妙的绕开了这个坑。
 
林彦俊突然侵略性的咬上尤长靖的唇,尤长靖没躲,也没闭眼,他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林彦俊的眼睛,仿佛要把林彦俊看穿。林彦俊似乎也感受到他的目光,离开了他的唇。
 
“干嘛?”尤长靖再度明知故问。
 
“你冷吗?”林彦俊回避了这个问题。
 
“不冷。”
 
“那我给你讲个冷笑话好了。”
 
“不要,我冷。”
 
“那我给你讲句情话好了,最近昼夜温差这么大,你这傻瓜一定甜透了。”
 
尤长靖一下没忍住笑出来了,没想到帅哥的情话居然是土味情话,在这个风也甜蜜的瞬间,他也主动在林彦俊的唇上啄了一小口。
 
“说起来,那天的潇洒小姐还没唱呢,我现在要听。”

“我不会。”
 
“我要听副歌,ohohoh我喜欢,诶怎么唱的来着。”
 
“ohohoh我喜欢我喜欢你。”
 
林彦俊饶有兴趣的看着边唱歌边脸红的尤长靖。
 
“你就知道套路我。”
 
第二天,离别没有如期而至。尤长靖跟着林彦俊回国了。他大学好歹也是名校翻译专业毕业的,做个导游也是兴趣爱好,回去也不愁找不到工作。
 
飞机落地,尤长靖愣是行李都没放就跟着林彦俊回了一趟家,“妈,这是你旅行团的导游。”
 
“阿姨好。”尤长靖发射着自己的标准甜笑。
 
“你好,坐飞机辛苦了,先休息一下,我先去买菜。”
 
林彦俊在门口拦住妈妈,悄悄问:“妈,那个,你介不介意…”
 
“不介意。”
 
“我还没问完呢。”
 
“你从小到大玩的最好的朋友林超泽都没往家里领过一回,这位导游倒是行李都没让人家放就领回来了,你妈我又不是傻子。”
 
林彦俊把妈妈送出门回来以后,尤长靖问,“你跟妈妈说什么呢?”
 
“妈妈夸你,说你这个导游很称职。”
 
“怎么?”
 
“没让我迷路,给我领到你心里去了。”
 
其实尤长靖从中央车站的时候,就有点明白了林彦俊的心思,虽然没去过那些地方,但毕竟在纽约这么久,他能不知道那些景点都是什么意思吗。
 
爱情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努力,而是两个人的靠近,只不过可能一个人热烈,而另一个隐晦。
 
Fin.
 
 
Katz’s Delicatesse是爱情电影《当哈利遇见莎莉(when Henry meet sally)》中的经典熟食店。
 
东九十五大街14号和东七十二大街305号是《查令十字街八十四号》中女主人公海莲汉芙曾经住过的地方,也是她写信给书店店主法兰克的地址。
 
中央车站有很多电影,我的私设是爱情电影《午夜邂逅(before we go)》。
 
帝国大厦应该也有不少电影吧。白天的帝国大厦是《北京遇上西雅图》,晚上的是《sleepless Seattle(西雅图未眠夜)》。
 
strawberry field是披头士乐队的约翰列侬的妻子小野洋子出资修缮的纪念地
。 
Café Lalo是爱情电影《You’ve  got  mail(电子情书)》中女主角等男主角的地方。
 
Dbq感觉前后文风不是很一致…不够甜…
 

评论(1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