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

流水账写手

【长得俊】只能

日常吃醋小甜饼

 

“只能”是一个很霸道的词。

 

“你只能和我一起睡一张床。”这是林彦俊第一次和尤长靖说出“只能”二字,当时尤长靖答应地虽然害羞但是肯定,毕竟很显然,他不太会和别人睡一张床。

 

下一次说出只能,是在LA的时候,那时尤长靖带着一个很可爱的海绵宝宝的水杯,几乎是所有的队友,都被尤长靖用水杯投喂过了。男生之间本就不把喝对方的水杯当做是什么亲密的事情,而林彦俊却就是生出了独特的占有欲,晚上在床上的时候,林彦俊压在尤长靖身上,双手反扣着尤长靖的手,吻到尤长靖满脸潮红才松口,然后在他耳边带着温热的鼻息轻声说:“你的水杯以后只能我喝。”

 

所以后来,大家好像都没有见过那个海绵宝宝了。

 

但究其总说“只要”的原因,大约还是因为自己内心是一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这是所有不轻易卸下防线的人的通病。全世界最了解林彦俊的人,全世界唯一一个知道林彦俊所有心路历程的人,是尤长靖,他成功进入林彦俊的安全距离内,所以林彦俊会更依赖他,会更害怕他的离开,因为他就是自己的全部。以往林彦俊说出“只能”的时候,多半是带有自信的宣告主权,他知道尤长靖不会和别人一起睡,他也知道尤长靖和大家都只是好兄弟。但当尤长靖交好的对象变成个体而不是大家的时候,他反倒不会光明正大吃醋了,他反倒是自己在想些不知道什么了。

 

所以这一次,他是真的吃醋了,看到了尤长靖和陈立农一起撑伞,两个人的手臂互相触碰的照片。他一直觉得陈立农是一个不一样的存在,在大厂的时候就是,他教陈立农唱歌,但是那种感觉好像和灵超,王子异不一样;陈立农管他吃零食,又和灵超,林超泽不一样。好像在大厂的时候,陈立农和尤长靖就特别熟悉,明明他才是陈立农的室友。

 

可是吃醋有什么用呢?你别说,还真有用。

 

尤长靖马上就要参加生日会了,今天刚好要回到寝室里来整理一些东西,他前脚刚踏进屋子,就看到坤坤投来了如释重负的眼神,仿佛看到了救世主。尤长靖在谈恋爱这方面,虽然没有经验,但是敏感是绝对的。

 

他走进房间的时候林彦俊正在厕所里,手机还放在外面,小号正戳在奶尤农汤的超话里,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林彦俊火急火燎地从厕所冲出来,也于事无补,只能看着尤长靖慢慢地把眼神从手机屏幕转向他。

 

他以为尤长靖会觉得他幼稚,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尤长靖在这段关系中未必是运筹帷幄,他一样也会不自信,倒不是说觉得有哪来的情敌,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能够拥有林彦俊是难以预料的幸运。

 

尤长靖很难得的主动吻了林彦俊一下,林彦俊被这未预料的吻吓得向后退了一步,撞上了没有完全关好的厕所门,尤长靖更是难得霸道地拉住门把手,连门带着林彦俊一起向自己拉过来。

 

“我只能和你接吻。”尤长靖说,“如果我努力一下,可以试一试只能和你一起撑伞。”

 

林彦俊在想什么,尤长靖全都知道。

 

“农农撑伞的时候就说你应该会吃醋,原来是真的。”尤长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还在调侃。

 

那天尤长靖坐上飞机之后,林彦俊还是忍不住问了问陈立农,“尤长靖为什么在大厂的时候就和你这么好?明明我才是你的室友。”

 

“就是因为你是我的室友啊。”陈立农不禁哀嚎,“林彦俊你真是个木头。”

 

我们不知道爱情是怎样发酵的,不知道它如何生根发芽,但我们知道尤长靖和林彦俊从这天起都能给对方无限的安全感。对于异国他乡来追梦的尤长靖和历经坎坷还是坚持梦想的林彦俊来说,没有什么比安全感更重要的。

 

就像上天注定,他们只能和彼此相爱。

 

那一天,他们彼此都知道,他们是彼此无数个用“只能”来造句的对象,是彼此的安全感。

 

Fin

没什么重要的,我们知道他们是真的就可以了。

评论(2)

热度(64)